亦辰329

要乖,要长大,要不负众望

|叶黄| 【原色纸】(四)

|叶黄| 【原色纸】(四)

叶黄 私设众多有雷注意闪避

初步估计每天十点到十点半日更。
ooc的人设
高中生活到成年生活设定
年龄操作
老叶单箭头
弯爱直
妥妥的HE相信我
好看的话给个赞、评论吧!
文中有少天女友出现,绝不拆cp剧情需要请理解
以上
———————

黄少天发现叶修越来越疏远他,不知道原因的,但还是那么好。

叶修对谁都那么好。
他根本不算特例。

原来至少还是若即若离,现在是愈走愈远。

好像就要把他慢慢淡出黄少天的圈子,然后像爸爸一样不声不响却有预兆的离开。

不行。

黄少天在厕所里对着镜子。

“黄少天你磨磨蹭蹭干什么呢?”

叶修推门进来。
倒是给黄少天吓了一跳。
“哦吃饭了啊,我现在来。”

他捋了捋头发、推门出去。

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很玄的想法。
叶修自从舒荟表白开始就郁郁寡欢,不明显但黄少天还能看出来,黄少天问他要不要同意,叶修就抽起烟说随意,甚至是甜品店时眼中划过的不清晰的孤寂。

叶修该不会是喜欢舒荟吧?

黄少天一边想着,不敢抬头看叶修,有种“抢了大佬的女人”的感觉。

于是他就埋头吃虾,夸了几句叶母之后就和早就吃完了的叶修进了屋。

叶修的家很大,虽然就在黄少天家旁,但无论是规模还是装修,都差别很大。

不像平常的有钱人的家。

叶修家很大,三层楼有室内电梯,黄少天以为叶修家会像小说里写的有钱人是欧式风格,可却是比那简洁却好看的灰、蓝、白三色。

瑞士家用电梯是全玻璃款式,当然楼内也有楼梯。

据叶修说这房子装修了三年。

三年啊。

黄少天搬来也就花了一个月而已。

叶修的房间在二楼,房间对着城市的闹市区,晚上的时候,落地窗一眼望去,繁华尽收眼底,美。

黄少天要看夜景,现在天还没黑,就吵着要叶修陪他PK。

“哥忙啊。下次。”

“下次下次永远都是下次人生中到底有多少个下次啊。”
黄少天抓起一个抱枕。

“少天你头发乱了。”

“你帮我弄不就好了,说出来我也懒得理。你以前不都是这么做嘛?”

是啊,以前。叶修心道,可现在不是以前,以前我以为你有一点点的喜欢我,我就摸摸你的头发,还想留在上面不走,可现在我知道你是一点也没有喜欢我,我也就只能跟你说,你头发乱了。

“那是以前,少天。”

黄少天想起来点什么。
“你是不是其实喜欢....”

叶修心里一惊。

“舒荟?”黄少天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接着说下去。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

“少天大大瞎猜什么呢?”

“你不喜欢?那就怪了啊,那你为什么从舒荟表白开始就不开心啊?”

“你真是脑洞王,巧合而已,我都说了我可爱多吃太急凉到了,胃不舒服而已。”

黄少天听得半真半假,心想,行啊,本来也不指望你这只老狐狸跟我说什么真话。

“哇噻老叶老叶你看灯亮了!”

晚上八点半,闹市区的灯终于一个接一个的亮起。

少天要是我的该多好,叶修心里不断重复着同样的话。

“少天,我其实....”

外面叶秋打碎了个什么类似玻璃杯的东西,叶修爸爸踩着拖鞋上楼,按开了扫地机器人,嗡嗡作响,黄少天没听清叶修说什么。

“老叶你刚刚说什么?”

“没事,我去健身房你要跟过去吗?”

黄少天绞尽脑汁也没能从刚刚的机器工作声里分辨出属于叶修的一丁点声音。

哪怕是几个字音也没有。

“去啊,没想到你还真练啊。”

“没办法,不练的话早晚被人推下神坛。练了还有小女生小男生喜欢,何乐而不为啊。”

“有男的会喜欢你?”

“你别以为学校没有gay。不是gay就不能喜欢我?崇拜不行吗?”

黄少天本来还想吐槽几句。

但他看到叶修脱下衣服就闭上嘴。

“我靠你身材还真这么好啊?!”

“你以为呢。”

“没差多少,就没想到你还有马甲线。”

叶神果然是叶神。

“你爸爸就是你爸爸。”
叶修走上跑步机前扔下一句。

“你看不起我噢,你信不信我荣耀jjc打爆你哦。”

“不信。”

“吃鸡。”

“吃鸡不能单挑。”

“靠。”

叶修的汗一滴一滴的流,黄少天的脸一下一下的红。

“少天大大想什么呢脸这么红?被哥的身材迷倒了?”

“不是..老叶我能摸摸吗?”

“什么?”

“腹肌啊,我能摸吗?”

“不能白.嫖.。”

“靠不就是摸摸吗?行行行你说什么条件只要不过分的都行。”

说完黄少天就伸出蓄谋已久的罪恶小手。

“说吧,什么条件。”

“没想好,留着以后兑现吧。”

挺好的,你还欠我一点什么,也不是毫无瓜葛。

叶修不知道自己刚刚抽什么风,居然在窗边跟黄少天说他喜欢他,还好叶秋打碎得及时,不然恐怕就没这么欢乐了。

当你打探好的时候在把真心展示给人看。

如果那个人不爱你,那就不要冲动,不要轻易给他看。

吃不到的醋才最酸。
真心永远得不到回应的人才最惨。

叶修想起之前陪苏沐橙看的狗血电视剧,好像有这么几句话。

“呵呵。”

叶修自嘲一样笑。

如果痛苦有尽头的话。
叶修还真愿意等。
愿意等到灯火通明的那一天。

“唉....感觉谈恋爱和没谈其实差不多,只不过是有了一个实实在在牵挂的人而已。”

“不,你还可以不用找借口就把电话打过去。还聊很长很长时间,聊不完的那种。”

“真的?”

“你可以试,但我估计人家姑娘没功夫听你墨迹两三个小时。”

“我哪有磨叽!我真打了?开免提了哦。”

叶修啧了一声。

戴上耳机。
音乐缓缓传来。

他没有听黄少天和舒荟的通话,他不想听别人的谈话。

更何况是黄少天和舒荟。

假使他叶修在黄少天心中占据那么一点的位置,那叶修一定会展开他的全部给黄少天。

但叶修唯一怕的就是。

怕黄少天以为他喜欢男生是病,他不怕黄少天说自己有病,他怕他关心自己要不要治疗。

那就真是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了。

叶修有一个写手帐的习惯,他的手帐很精致,已经有了很多本了。

看起来像很精致的礼物。
收藏着青春里的种种。

悲伤与欢笑,绝望与希望。

是整整一箱的青春回忆,岁月会被永久封所在里面,关于此事哪个少年牵动里哪个少年的心,最终结果也是成为一个不一样的回忆,但统统会所在密码箱里。

一夜无眠,叶修就躺在床上,在黄少天身边看着街道,灯还未灭。

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有很厚重的黑眼圈。

“哇老叶我今天真是好激动啊要开始筹划运动会了,欸我还没问你负责什么啊?”

“资金。”

“靠,算了算了,我负责是运动员填报比赛欸我喜欢,你有空来我这边逛啊。”

“知道了,抓紧时间啊,那是一周啊,那明明就是还剩三天。”

“那还上不上课了啊!”

“不上啊,平常都是学生会这三天课都不上忙得不亦乐乎。”
然后叶修又补了一句,

“学生会的哪个要正经听课?本来他们也不想上。”

“那倒是,你天天上课就睡觉,我也快成你了,政治语文物理那叫一个催眠夺命三连。”

“所以这是学校对咱们的体谅啊,除了学生会的还有那些训练的队伍,他们也要加班练习,不过炎炎夏日的还是没有学生会往那一站喝着冰阔落来得爽。”

叶修一拍黄少天,把牛奶面包塞进他手里,
“走了少天大大,这几天可有得忙乎了,再不去沐秋就又要磨叽了。”

然后推着黄少天下了楼,两人骑上自行车,

“其实你别看苏沐秋那么风度翩翩,骂起人来你都不及他万分之一。”

“你是在夸我..?”

“没有,没那个意思。”

“gun。”

“呵呵。”

到了学校就把书包往座位上一扔,两人乐颠颠的在方锐郑轩等人的促狭目光下走出教室,还一边讨论着怎么压榨广大劳动人民。”

广大劳动人民之二的方锐郑轩,就是宣传队的队员。

想到顶着烈日走方阵而叶修黄少天用一脸看戏表情吃可爱多,方锐就要气到想在荣耀里衬叶修下线角色还没退的时候打爆他。

至少这一点很多人以及黄少天都和他的想法一样。

崇拜归崇拜,但他实在是太嘲讽,真人PK打不起,那就在荣耀里yy自己打爆“君莫笑”的场景。

而下午两点的时候,黄少天又和叶修站在一起,压迫广大劳动人民来了。

“欸对对对就是这就是这,对就支在这里吧,这里凉快,一会冰镇饮料送来的时候帮忙取一下放这里啊。”

看着黄少天和叶修忙里忙完指挥人。

郑轩就忍不住去关心。

结果是被遣送回队里眼巴巴看着两人坐在大帐篷下喝冰水吹风,自己却热得和狗一样想吐舌头。

叶修起身去拿水,刚拿了两瓶出来,回身准备走到座位上时,看见舒荟从正在休息的鲜花队过来找黄少天,顺便给他一瓶什么东西,叶修就又拿了两瓶瓶可乐。

黄少天以为叶修手里四瓶的可乐,有一个是自己是,正想抬手去拿。

却见叶修把可乐先是给了舒荟一瓶说可以叫鲜花队到这边休息别中暑了少天还得担心。

然后出去到鲜花队里把可乐给了苏沐橙和韶韵一人一瓶,自己打开一瓶喝了。

“喂...老叶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什么意思?”
叶修明知故问道。

“你怎么不给我冰可乐?”

“哟,这不是舒荟给你拿水了吗,哥就没给你拿,免得哥充满好心的可乐被你冷落在一旁,你要想喝啊,自己去。”

黄少天隐隐从叶修的话里听出来点讽刺意味,但也没深究出原因。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是我做错了什么让叶修变成这样呢?

黄少天没做错什么。
不过是叶修暗自嘲笑自己记挂人的心啊,早就不觉得痛了,这一颗心也反反复复被黄少天细微的举动折磨了几百遍甚至上万遍。

还不死心,还想坚持着活下去。

因为。
那不知悔改的心啊,
它始终认为,

推它下地狱的人,
有一天会带它上天堂。

从不喜欢迁就,却用最干净的心,为你妥协了很久。

——————
TBC

坚持日更的好习惯可能这两天会打断但只要有功夫就会更,因为周末会有一个结业考试,很紧张,但写文也能放松一下,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每天的十点到十点半之间更新,请小仙女们多多留意哦。

喜欢的话点赞评论不要忘了哦。

感谢你们看到最后,爱你们。

每篇本可爱的写文感言最尾处(也就是接下来要说的)都会有彩蛋。

大概就是文中出现的鸡汤或者一些小问题。
喜欢的句子可以收藏,喜欢的问题老规矩评论回答。

你有没有曾把决定交付给老天,比如说,抛一枚硬币,正面去做自己想做,反面就等下次再说。

或者像我一样,抛一枚硬币,硬币碎了,就去找他。

评论(1)

热度(20)